趙村十二時辰
發布日期:2020-01-23 信息來源:中國應急管理報(1月23日)

臘月二十六

八百里伏牛山東麓

脫貧攻堅中的一座小村醒來

開始記錄一個個尋常片段

——題記

■本報記者 趙鵬璞 郭義偉

嗨,你好,我是趙村,住在八百里伏牛山東麓,大名叫河南省平頂山市魯山縣趙村鎮趙村村。

從臘月二十六(1月20日)巳時(上午9時至11時)到臘月二十七(1月21日)巳時,在這十二時辰里,我記住了脫貧攻堅戰中的幾件事、幾個人。

巳時 米彩洪

米彩洪走出村委會大門。

作為駐村第一書記,他最能讓你記住的,是40來歲就已頭發花白。

此刻是10時35分,一輛大巴車上陸續下來20余人。他和他們激動地握手。原來,這是他的派出單位——河南省應急管理廳(以下簡稱應急廳)來慰問了。

一場簡短的座談會在村委會開始了。魯山縣副縣長曲延輝說了個好消息:2019年12月中旬,省里來評估,初步反饋“有望實現高質量脫貧”。大家一下子振奮起來,七嘴八舌討論起下一步工作。米彩洪不停記著筆記。

會一散,大家分頭去慰問。

“老趙,咋樣了?”在貧困戶趙留軍家,應急廳黨組書記張昕一進門就問。

“下午去做一次透析,就好好過年了!”趙留軍大聲答道。聽聲音,你不會以為他是尿毒癥患者。

一個10歲的男孩遠遠地跑來,他有一雙大大的眼睛,穿著軍綠色的棉襖。他是貧困戶趙福水的小兒子趙健康。這個名字寄托著這個人人都有疾病或殘疾的四口之家的一種美好向往。慰問組道別時,小健康依依不舍,父子倆一直把慰問組送到路口。

“估計老米這個年又要在這兒過了?!蔽繂柦M返程時,米彩洪的同事輕聲議論道。因為他們知道,2019年5月,脫貧攻堅關鍵時期,遠在四川老家的父親做手術,米彩洪都沒能回去。

未時 侯國防

14時許,侯國防在自家門前的路口遠遠望去,見水井旁的老樹下,兩個人正幫一位女同志推電動車爬坡。他走近一看,其中一人是米彩洪。兩人閑聊起來,不覺又說到了旁邊這口水井。

第九組有60戶230人,近年來由于天氣干旱,吃水困難。2018年3月,應急廳牽線鄭煤集團,在這里打了一口305米深的井,裝了一套無塔供水設備,鋪設了6000余米輸水管線,村民從此吃水無憂。

作為第九村民組的老組長,侯國防清楚地記得,開始打井是那年7月初,因為那時他的蠶剛“下坡”,可以開始賣了。他的筆記本上有佐證:“7月12號上午……看水位?!?br/>
侯家正在煮蘿卜菜,滿院子飄香。聽他們談打井的事,侯家女主人插話說,當時這井真難打,地下全是石頭,“連干三個月,就歇了倆晚上”。

“年貨備好了嗎?”一位穿著棕色皮衣的中年人來串門。他叫尚順國,當年是個貧困戶,如今,在村里的幫助下,外出務工,年收入5萬多元,徹底脫了貧。

嘮完嗑,送走客人,侯國防又出了門。67歲的他要上山“伐坡”,趁冬天砍掉櫟樹長高的枝椏,以待來年蠶能吃上嫩葉。柞蠶不比家蠶,只能養在山上,活兒重,掙錢少,年輕人大都不愿干??蛇@是祖輩傳下來的手藝,不能丟。

申時 鄭現國

15時20分,村黨支部書記鄭現國來到村里的賓館。

賓館剛蓋起來,還沒有起名,因為趙村附近有一處景區,前任駐村第一書記司久正在任期間,大家共同謀劃了這一項目,接力干到現在,累計投資240多萬元。

米彩洪已經到了,他們約好的,過年前在這里議議事。賓館有三層,雖然沒住人,但已通了電,他們逐層查看了電力設施。下得樓來,站在近處的山溝前,大家打開了話匣子。

“溝里要有水?!编崿F國說。

“邊坡也得治理?!泵撞屎檎f。

“樹也得整整?!币晃淮迕癫逶?。

“這邊……那邊……”討論漸漸熱烈起來。

村里山多地少,人均耕地只有0.4畝。過去幾年,一邊是應急廳幫扶,一邊是河南能源化工集團、中國平煤神馬集團等企業獻愛心,水、電、廣播、電視、寬帶、客運班車、鄉村醫生、標準化衛生室、文化服務中心都有了,多方合力使村子大變樣。照這速度,隨著附近景區的發展,過不了多久,城里人就該羨慕這里了。

酉時 介西然

17時5分,孫子小超出門去玩了,64歲的介西然在忙活家務。小超已經上八年級了,成績一年比一年好,日子越來越有盼頭,這個兩口之家要好好過個年。

8年前的日子不堪回首。介西然在一個月內先后失去丈夫和兒子,兒媳也離開了家,那時的小超只有6歲。如今,她和小超都享受低保政策,她又得到了一份公益性保潔工作,每月能拿450元工資,日子漸漸好起來。

上午慰問組來時,她帶著自己做的兩雙棉鞋,送給包戶黨員干部王廣慶。

“不拿錢不給他!”應急廳副廳長李長訓笑著說。

介西然連聲道:“不不不,給錢我還不送哩?!?br/>
“轟”的一聲,大家都笑了。

2019年6月,只有初中學歷的介西然專門給應急廳寫了一封《奶奶和孫子的感謝信》?!昂颖毖?、黃連溝都吃上了深井水”“濱河路和311國道都是太陽能路燈”……一樁樁,一件件,她都寫在信上,記在心底。

寫了信還不夠,她把底稿放在手提袋里,隨身帶著,但凡見人,她都要拿出來。她說,她很感恩,要好好生活。

戌時 王天陽

“80后”王天陽不到19歲就到了這里工作,轉了一大圈又回到了這里。作為鎮里的包村干部,也是村脫貧攻堅組組長,他覺得,自己的根就在這里。

全村有523戶2454人,這幾年,針對因病、因殘、因學、缺資金、缺技術、缺勞力等原因致貧的村民,他們通過健康扶貧、金融扶貧、教育扶貧、技能培訓、落實殘疾人生活補貼和護理補貼等不同方式,因戶施策、一戶多策,幫助89戶323人脫了貧。

當下,趙留軍、介西然家是重點難點,像他們這樣的,共有17戶24人,具體為低保貧困戶8戶14人,特困供養貧困戶8戶8人,低保特困供養貧困戶1戶2人。

這17戶24人下一步怎么辦?如何鞏固脫貧成果?……和鄭現國、米彩洪聊著聊著,王天陽抬頭一看表,已是19時,定點供餐的鎮政府食堂該下班了。不過也好辦,青菜炒豆腐、油餅、面片湯,晚飯就這樣在村委會門口的一家小飯館解決了。

從村委會到鎮政府,步行大約5分鐘。他和米彩洪的宿舍都在鎮政府,外間辦公,里間休息??墒沁€不能休息,忙一天了,他們每個人都要做個記錄呢。

翌日巳時 劉東輝

“俺們來說個事兒?!?br/>
第二天,9時47分,魯山縣應急管理局駐村幫扶隊隊員劉東輝一抬頭,就見村委會值班室門口,黑壓壓地站了一群人。

“來來來,坐,坐?!?br/>
來的都是同一個組的村民。原來,這組有一筆集體土地流轉費,準備分配時,發現了問題。一位獨身老漢在外村的堂侄原說要贍養他,戶口遷來后卻不作為,老漢很生氣,不同意給那人分錢,組員們也都支持老漢,于是拿到手的錢卻不知如何分下去。

劉東輝、米彩洪和鄭現國一同問明情況,提了個建議:要過年了,先將其他村民的分發下去,有爭議的那份暫留在組里,待爭議解決后再進行分配。

村民們散去時,小雪飄起來了。10時50分,隔著玻璃,劉東輝看見,外面走來了魯山縣應急管理局局長張增強。

“張局長,你咋又來了?”

“順道過來看看?!?br/>
劉東輝記得,賓館的電路鋪設,是張增強協調縣電業部門辦下來的;接下來的溝渠治理,也是張增強牽頭和水利部門協商的。正好他又來了,那就坐下來商量一下,如何一邊用產業扶貧鞏固成果,一邊綜合施策實現鄉村振興……

臘月二十七了,窗外,村民們就著溫泉水洗菜,幾個孩子跑來跑去,笑著鬧著。羊叫,狗叫,不知名的鳥叫聲中,雪紛紛揚揚下起來。

嗯,人常說,瑞雪兆豐年,不錯的。

這就是我的十二時辰,無數個十二時辰之一,《中國應急管理報》兩位記者替我記錄下這一切。

我叫趙村,不記得自己多少歲了。在伏牛山東麓,你站在牛心垛上向下一望,就能看到我。謝謝大家,新春快樂。

責任編輯:李剛

新疆35选7开奖最新开奖 体彩11选五中奖金额 十一选五的最佳买法 股票程序化交易软件 pk10双面盘赔率高的网投 手机炒股app制作 体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科创板股票涨跌限制是多少 内蒙古快3走试图 手机怎么买股票 山东十一选五彩乐乐